Search Results: CrowdStrike (5)

    不單只好事會成雙,網絡安全公司 CrowdStrike 最近公布,企業一旦被黑客入侵,一年內再被入侵的機會高達68%!所以千萬不要以為好似架車被抄牌一樣,抄完一次就可以擺多架車一陣呀。 CrowdStrike 最新發表的 2020 安全報告《CrowdStrike Services Cyber Front Lines Report》,其中一項調查項目就是曾被入侵的企業,在一年內有否再受攻擊,而結果顯示,有 68% 企業的而且確被再度攻擊。專家指出不少企業相信可從入侵事件後重拾正常運作,未必需要加強網絡安全或持續監察,但今次結果就證明了受害企業持續及擬定事故回應劇本的重要性。 報告又提及過去一年以賺錢為目標的網絡攻擊中,81% 均屬於勒索軟件 (ransomware),其餘 19% 為專門入侵 Point…

    隨物聯網、雲端運算、新DevOps流程應運而生,既迎來新機遇,亦減低了可見度形成新漏洞,黑客不再只局限於惡意軟件、供應鏈威脅及內部攻擊。為更有效對抗日新月異的威脅,有行業分析師指出採用新興的網絡偵測與回應(Network Detection and Response,NDR),是企業保障資安的首要任務。 企業想從網絡流量發現異常及加以反應,以往可能需要多種系統,但現今只需採用NDR,即可在單一系統中綜覽網絡上的威脅態勢。所謂NDR,即利用即時側錄或截取的網絡流量,透過機器學習或人工智能機制,加以解析流量的中繼資料(Metadata),從而尋找異常行為。此類新興防護措施,與近年較多企業偏重的EDR(Endpoint Detection and Response)概念相同,同樣要達致「偵測」與「回應」,不過EDR是透過端點的層面下手,NDR則是透過網絡流量。 Arista與SiS攜手合作,為發展NDR 揭開新一頁 因應現代IT環境不斷演變,並非每個異常活動都是惡意,亦並非每個惡意活動都是異常,系統必須具備區分好壞的能力。以「工作如人腦」為賣點的Arista Awake Security與SiS攜手合作,為發展NDR 揭開新一頁,僅在幾秒內即能完成「偵測」及「回應」。Awake Security的NDR系統有如人類思維,利用感官及認知識別危機並做出反應,分析涵蓋「新網絡」,包括數據中心、校園、物聯網、IoT以及雲端工作負載網絡和SaaS應用,解析超過3000個網絡通訊協定(Protocols)並處理第2層到第7層數據。 系統由全球首創的私隱意識安全決策「Ava」支援,結合幾種不同人工智能技術,數據基礎設施比其他現代安全系統能截取、處理和儲存多100倍實時數據,在網絡安全、分散式運算等領域更擁有超過100項美國專利。 獨立機構Tolly Group早前曾測試5種攻擊場景,均是NDR需要應付的主要問題,包括偵測物聯網威脅、數據盜竊和外洩、內部威脅及認證竊取,結果Awake Security能識別所有攻擊場面,惟同類型產品不但只能識別2種,更產生逾50個無效警報,遠比Awake Security僅1個為多。對企業而言,產生過多警報百害而無一利,Awake…

    根據 BlackBerry 研究與情報團隊發布的一份最新報告,最近 Go(Golang)、D(DLang)、Nim 和 Rust 的程式編碼,這些編碼的使用率突然上升,並是常用於「企圖逃避安全檢測,或解決開發過程中的特定痛點」。研究人員表示,惡意軟件開發者愈來愈多地使用不尋常或新型編程語言,來阻礙分析工作及逆向工程(reverse engineering)。 BlackBerry 團隊指出,惡意軟件開發人員正在試驗用這些語言所編寫的加載器和釋放器,以適合在攻擊鏈中的第一階段和下一階段進行惡意軟件部署。為了避免在目標端點上被檢測到,第一階段的釋放器和加載器正變得愈來愈常用,一旦惡意軟件繞過了安全檢測,它們就會被用來解碼、加載,並部署包括木馬程式在內的惡意軟件。報告中提到的惡意軟件,包括遙距訪問木馬程式 (RATs) Remcos 和 NanoCore。此外,Cobalt Strike 也被指有部署。不過一些擁有更多資源的開發者,正將他們的惡意軟件完全重寫為新的編程語言,例如 Buer 到 RustyBuer。 研究人員表示,網絡犯罪分子對…

    勒索軟件 (ransomware) 已成為最受黑客集團喜愛的攻擊手段,因為不少企業為免有損商譽,或盡早恢復正常業務,都傾向選擇交贖金。而為了逼企業就範,勒索軟件集團亦想出不少連鎖攻擊,例如用 DDoS 進一步癱瘓受害者的網上業務、打電話通知受害企業的客戶等,創意盡出。 先來看一看勒索軟件的現況。網絡安全業內人士估計,勒索軟件今年將會造成 200 億美元損失,單是最近美國能源供應商 Colonial Pipeline,已向勒索軟件集團 DarkSide 繳付約 400 萬美元贖金,再加上聘請專家調查、修復系統、堵塞漏洞、添置新的安全工具,以及對業務停頓所造成的賠償,相信將輕易突破千萬美元大關,因此 200 億美元總損失絕非誇大。正因為易賺錢,因此 CrowdStrike 早前發表的安全調查報告,已指出勒索軟件已佔 2020 年網絡攻擊事件的…

    疫情放緩,政府的運動中心也相繼開放,與校友在打高爾夫打球時吹水,在疫情期間健康問題自然成為閒談的熱門話題——年紀大、機器壞是不能避免的。閒談間也講到職業與壽命的關係,校友說他的大學同學剛剛蒙主寵召,死者是一名著名的心臟病醫生,但能醫不自醫,死於心臟病。其實在資訊保安界也是一樣,愈是著名的資訊保安公司,愈是受到黑客的攻擊,應驗一句老話:「不經人黑是庸才!」。 疫情中眾多的資訊保安事件中,FireEyes 的 Solar Strom事件最為人關注,因為黑客利用 SolarWinds 產品的漏洞,對 FireEyes 公司作針對性 APT 攻擊。在 SolarWinds 供應鏈攻擊期間,Microsoft 和 Malwarebytes 兩家公司均遭到黑客的攻擊。網絡保安公司 CrowdStrike 表示,黑客以 SolarWinds 的用戶為目標,但攻擊 Microsoft 和 Malwarebytes 的事件並未成功。 但在 2021 年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