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業界資訊媒體

【專家主場】資安恩仇錄之美國佬與卡巴斯基(4)

上回講到,卡巴斯基實驗室註定成為特朗普總統之路的踏腳石。美國人眼紅卡巴斯基實驗室的龐大資安市場的收入,既妒忌又害怕卡巴斯基實驗室的技術…

卡巴斯基實驗室在 2012 年開始與歐洲國際刑警合作,打擊網上罪行,分享技術和資料,將不法份子繩之於法。反觀其他資安軟件廠家,熱心不大。坊間傳聞,電腦病毒都是由防病毒軟件公司「發明」,其實,有關的電腦病毒是由他們「發現」的。

卡巴斯基實驗室獲聯合國國際組織邀請,與伊朗 MAHER Center(Iranian National CERT)及 CrySyS 實驗室(密碼學和系統安全實驗室,Budapes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nd Economics)合作,於 2012 年 5 月共同發現 Flame 電腦病毒。該病毒感染了伊朗石油部 Windows 系統電腦,同時,卡巴斯基實驗室向國際電信聯盟提交調查報告,指出 Flame 在中東地區最初感染了大約 1,000 台機器,包括政府機構,教育機構、個人電腦等。

2012 年 6 月 19 日,華盛頓郵報發表文章,稱一項代號「奧運會」的中東軍事情報活動,至少於五年前(2007)由美國國家安全局(NSA)、中央情報局(CIA)和以色列軍方聯合開發,旨在收集情報,以網絡破壞活動減緩伊朗核武力擴張。

卡巴斯基實驗室安全研究員 Roel Schouwenberg 接受採訪時說:「我們相信 Flame 受一個大型實體委託,由一個程序團隊編寫的。」Roel 沒指明哪個「實體」,但明顯地,Flame 是針對中東電腦的惡意病毒軟件,尤其是伊朗電腦,並最終使伊朗的核計劃受挫,當時的攻擊,大約摧毀了伊朗五份一的核離心機。

在 2010 年間,聯合國仍對伊朗實施禁運,竟然有數以百計含有 Flame 病毒的電腦在伊朗核電站運行?不禁令人想起《木馬屠城記》。

卡巴斯基實驗室踢爆美國佬的間諜活動,美國佬恨之入骨,加上卡巴斯基實驗室的俄羅斯背景、KGB 影子及與普京的關係,美國佬當然視卡巴斯基實驗室為眼中釘。從國情、經濟、技術、政治、通俄門等種種理由,特朗普總統都必須打壓卡巴斯基實驗室,以製造大美國的形勢。

敵人的敵人應該是朋友,那麼,為何中國政府也在打壓卡巴斯基實驗室的產品?

欲知後事如何,請看最後一回的「資安恩仇錄之美國佬與卡巴斯基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