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業界資訊媒體

【專家主場】資安恩仇錄之美國佬與卡巴斯基(大結局)

上回講到卡巴斯基實驗室發現現代「木馬屠城記」之 Flame 電腦病毒,被美國佬恨之入骨。敵人的敵人應該是朋友,中國政府應該不會打壓卡巴斯基實驗室的產品。但事與願違,為了國家安全,為了民族工業,為了中國的崛起,為了….…總之,以前稱兄道弟,現在變成契弟

卡巴斯基實驗室在 2001 年左右開始進入中國市場,以低價和中文版爭奪中國 13 億人的商機,前路坦蕩,很快得到市場認同,成績斐然。同一時間,中國的拷貝技術突飛猛進,不止一家中國同行利用逆向工程的電腦技術,使用卡巴斯基實驗室已更新病毒庫作為他們的病毒庫,不用自行開發或研究,便能每天更新病毒庫,日進斗金。

卡巴斯基實驗室知道了病毒庫被拷貝後,兵分兩路:一邊對那些公司採取法律行動;一邊加強產品的防逆向工程技術,使卡巴斯基實驗室電腦病毒庫只能在自家軟件上運行。結果,有些中國防病毒軟件公司因而倒閉了,有些則停了幾個月的病毒庫更新,加強自行開發防病毒軟件的能力,經過一輪從新洗牌,促使近年國產防病毒軟件的飛快崛起。

2003 至 2004 年間,盜版的卡巴斯基實驗室防病毒軟件在中國非常猖獗,在深圳華強電子市場,帶包裝的盜版單機版以人民幣 10 到 15 元售賣,而光碟拷貝盜版 CD 只賣 5 元,盜版軟件在神州大地遍地開花。貧窮的個體能以相宜價格來享受俄羅斯國寶級的防病毒軟件,體現中俄友好的關係。

卡巴斯基實驗室在中國搜集了數以百萬計的假授權碼(License Key),在更新卡巴斯基實驗室防病毒軟件後,含假授權碼的盜版被封閉,不能再更新病毒庫資料。卡巴斯基實驗室再與中國的電訊公司合作,以人民幣 10 元售賣 1 個正版授權碼,在 1 個月內賣出幾百萬個,重奪中國市場,也教育了大眾對正版軟件的重視。

經過十多年的發展,中國國產防病毒軟件公司越開越多,有些產品更遠銷到國外。中國的防病毒軟件成為民族工業,軟件產業的棟樑。卡巴斯基實驗室的防病毒軟件對中國雖然貢獻良多,但為了保護中國的公司和國家安全的考慮,近幾年,中國政府採購的防病毒軟件名單中,卡巴斯基實驗室的名字已被剔除。敵人的敵人應該是朋友,但為了中國的崛起,中國政府與美國佬同一陣線,打壓卡巴斯基實驗室的產品。

「資安恩仇錄之美國佬與卡巴斯基」一連5回已經完畢。

下回的題目是「成『駭』之路 ─ Capture The Flag 奪旗賽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