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T業界資訊媒體

【獨家專訪】莫乃光詳談香港網絡安全

香港《個人資料(私隱)條例》早於 1996 年生效,是亞洲首個全面保障市民私隱的條例,我們,曾經很先進。「但那是二十年多前的事。其他後來者如日本、新加坡則與時並進,不斷修訂,而香港就原地踏步,猶如在用二十年前的電話,很落後。」莫乃光從事資訊科技及電訊業二十多年,見證業界發展,作為立法會議員, 開口埋口都是政策。「政府要改變做事方法,要知道今日的網絡世界如何,要更新政策,拖延下去絕非香港之福。」

香港,未 ready

「香港現在面對的網絡安全問題,基本上與全世界都一樣,其實重點是應對的準備是否足夠,而我覺得香港未足夠。」莫乃光所講的準備,是預防事故發生、準備程度、警力、法例、罰則等。「單是政策及法例,已經有很多需要改善的地方。現在很混亂,例如政府可以用那條法例檢控網絡入侵呢?《電訊條例》用過一兩次,檢控不法偷用電視機頂盒訊號;《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》呢?只能用於本地執法部門,不適用於其他罪犯。再問下去,『不誠實取用電腦』又範圍太闊,實際拘捕最多的可能是偷拍裙底的罪犯。」莫乃光指出,香港現行法例並沒有一條具針對性。檢控方面未完善,至於阻嚇及預防方面,亦有不足。

條例修訂困難重重

私隱條例訂立至今未有大改,原地踏步,尤其對照歐盟 GDPR 更見分野。「GDPR 對個人資料有新定義,香港的定義仍然沿用二十年前的;GDPR 罰則嚴厲,可達公司全年收入的 4%,具阻嚇作用。另外,香港私隱專員的權力、檢控權都很薄弱,都必須檢討。」可喜的是自從國泰等事故之後,政府承諾會在第一季檢討相關政策,研究修訂條例。「不過,過程亦困難重重,凡是會提高成本的條例,商界很多時就本能地反對。而似乎政府害怕商界的反對聲音,多於緊張對市民或消費者的保護。」以往不少條例如商品說明、競爭法等的推動都停滯不前,比其他地方明顯特別落後,是有其原因的。

【獨家專訪】莫乃光詳談香港網絡安全【獨家專訪】莫乃光詳談香港網絡安全
莫乃光,資訊科技界立法會議員。
政府要支援企業

莫乃光認為政府應該做的另一樣事情,是對企業的支援。「政府投放於創科的金額可以過千億,但沒有任何資助用在網絡安全上。中小企雖然可以申請科技劵,但資助用於改善系統以增強競爭力,就沒有資源做好網絡保安,所以政府應該開出特定的金額,幫助他們做好網絡保安的工作。」莫乃光對政府的評價也並非全盤負面,對警察的執法能力就相當肯定。

支持警方擴軍,籲增透明度

「我覺得警方具備了足夠的能力應對網絡罪案,警方特別擴充部門,成立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,人手亦每年遞增,我絕對支持。」近年網絡罪案數字不斷上升,加強警力非常合理。「我相信罪犯都明白,今時今日在網上犯案搵錢很容易,風險亦較低。唔通仲揸支槍去打劫?」莫乃光認為唯一的不足,是部門的透明度很低。「其實我沒有足夠資料去討論細節,因為透明度很低。我認為警方可以多與業界及專家交流,讓大眾對警方更有信心。」

網絡安全立法有其利弊

近年各地政府就網絡安全問題訂立法例,香港遲早也要討論研究,然而,莫乃光提醒大眾要充份了解網絡安全法例的利弊。「市民必須要明白,每個地方的背景不同,有時網絡安全法例是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。例如,為了保障用戶私隱,很多網絡公司都將通訊內容加密,但在政府角度,這又未必是安全,因為無法監察不法活動,所以立例要求網絡公司開一道後門。」技術上,在網絡公司的銅牆鐵壁上加個洞,是不合理的,洞口可能讓黑客攻擊、而且可能越開越大,澳洲的立例就讓網絡公司很頭痛了。「因此很多時所謂網絡安全的法例,會讓政府有權力截取用戶的通訊甚至審查,網絡安全可能成為政府加強網絡監管的藉口。」討論網絡安全,在個人層面與國家安全層面,絕對不同,甚麼是安全?如何去平衡?值得大家仔細思考。